2004参赛日记(1)

  2004年9月21日 星期二 晴 还是有风

从哪里说好呢?也许现在写参赛日记有些晚了,因为以前发生的事不能完全记录。不过会尽量追溯一些吧。

那么就从昨天的一个电话开始吧。

昨天的我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,依然是九点上班,在办公室一呆就是一天。人家都说老在电脑前坐着容易得职业病,什么腰肌老损、头晕脑涨、痔疮发做、双眼通红。很庆幸,到目前为止,这些毛病还没在我身上出现。但是,如果长此以往,数病齐发也说不准。

闲话少叙,单说那一通电话。来电者是网络相声大赛组委会办公室主任程鹏同志。这位程鹏同志是李金斗的徒弟,在成都军区吧应该是,当相声演员。他老婆跟我是好朋友,大家不要有别的想法,我管他老婆叫姐。我这个“小蒋姐姐”在曲艺研究所读研究生,姜昆正好是她的导师。

程鹏头一句话就问我:“你那个段子怎么样了?”

一提段子我就头疼。我本来选好了相声作者赵小林的一个本子叫《找骂》,结果这里出现很多波折,最后在姜昆的提议下,由赵小林写了一个奥运的本子给我。可是这个本子简直~~~

“这个段子不行啊,得改。”我说。

程鹏说:“今天我问赵小林了,他说你跟你师父正练着哪。”

“没有啊,我正找半农改呢,昨天我在保利碰到姜昆老师了,这个事也跟他说了,他说先改一稿出来再看。”

程鹏说:“你认为还有没有修改的必要?”

我一时没弄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“我的意思是这样,因为当初姜老师谈这个想法的时候,是让赵小林和杨进明分头写,后来杨进明看赵小林写了,他就没有动笔。如果你觉得赵小林这个本子不行,也别耽误工夫了,这里边不是客气的事,咱们就让杨进明再重新写一稿。”

情况是越来越复杂。赵小林这稿确实不行,但我不能直接跟他说不行,人家是作家,我算什么呀,人家给你写出来就不错了,你还敢说不行?所以我只能跟他说我用了。然后自己再找人改。原来通过我师父找到另一位相声作家崔琦,这位是我师叔,以前关系也不错,但人家一听是赵小林写的,就说了:“我没法改呀,改好了算他的,改不好算我的。我干吗呀?”得,没辙。后来这事跟远在伦敦的半农网友说了,半农倒是有一些想法,我的意思呢,就是先让他改着,改成了更好,改不成就拉倒。

现在程鹏又把杨进明拉了进来,杨进明就是跟杨少华的儿子一起说相声的那个。这使得情况进一步复杂,表面上看多一个人写就多一分把握,实际上这里的事很乱,关系不好处呀。现在弄得我是两头为难。

但是我还是没办法,只好同意。

原来以为参加个大赛是很容易的事,特别是这个网络大赛,好歹咱在相声网也干了四年了。真要是进到里边,敢情满不是那么回事,自己喜欢的作品不能用,姜昆指定的又没法用,没法用也得硬着头皮用,不用还不成。所以我奉劝各位,没事别参加什么大赛,自己找罪受。

可你要问我为什么参加?这里还真是有原因。咱们下回再说吧。

【历史上的今天我还写过】

  1. 2007:  曾经拍拖(5)——胡军(2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