逛逛八大胡同

  小时候,奶奶家住在炭儿胡同,再往南穿,就到了八大胡同的所在。那时候小,根本不知道“八大胡同”这个称谓。只是觉得那些地方总有一些跟普通四合院不太一样的建筑,一般是二层小楼,墙上雕梁画栋的。

  大了一些,偶尔听说八大胡同,也没想到自己曾经离它们那么近。

  去年跟师父去拜访快板名家王学义,他家就住朱茅胡同。那时,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八大胡同的中心地带。

  最近一次接触八大胡同,是因为写《黑白》,第一回就要描写青楼,于是就把“艳春堂”放在了八大胡同。为此特别上网查了资料,基本上才弄清它们的方位。但文中的环境还是根据资料凭空想出来的,因时间关系,没有做实地考察。

  现在没有工作了,但空闲的时间并没有多出来多少。自从买了数码相机,曾设想过一套拍摄计划,其中就包括八大胡同。

  现在机会来了,下午闲得不得了,看着阳光灿烂地铺在窗外的树上,忽然觉得这样的好天气不能浪费了。于是拿出DC,装上电池,插好SD卡,放入包中,戴上墨眼,装好手机,拿起钥匙,锁好门,下楼开车,直奔八大胡同而去。

  我的车子是新打的气,骑起来较为轻松,从天坛东门到磁器口,然后往西奔珠市口,半个小时后到了陕西巷南口。

  一进陕西巷,马上就失望了,没有看到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建筑,胡同两边都是小店铺,杂乱不堪。这就是八大胡同中最有名的陕西巷吗?那此被历史蒙上灰尘的青楼都在哪里?

  再往北,情况似乎好转一些,看到了陕西巷宾馆,据说这里就是住过赛金花的怡香院。但我没有进去,觉得没有必要,既然已是宾馆,即使内中结构没有动,但一切都会是新的,没有参观价值。

  我在一个夏末的黄昏,骑着自行车穿梭于曾繁华香艳的花街柳巷,东张西望间,寻着那些被历史蒙尘的遗迹。逐渐,有一些小楼在眼前出现,建筑风格曾经很熟悉,墙上的斑驳显示着无尽的苍桑。如今,这些曾经的清吟小班或茶室,都成了民居,进去,就会明白什么叫繁华散尽,本来不大的院落已经被各式新搭建的小房占据,各类杂物堆在院中,楼栏杆上蒙了厚厚的尘土和油渍,在一派杂乱无章中,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浅吟低唱与喧闹繁杂。

  本来还可以再多参观一些这样的院落,不想正在拍照时,小楼上出现一个糟老头子:“别他妈拍了,这是侵犯人权知道吗?”

  这两句满不挨着的话把我弄得一头雾水,边质问:“这怎么侵犯人权了?”边想:现今时代确实进步了,连住着妓女遗下来的房子的人,都如此气壮。罢了,寻花问柳的好兴致都被这老儿败了,骑车回家吧。

 

   更多照片,请点击

夕阳中的八大胡同

【历史上的今天我还写过】

  1. 2007:  当一回猪八戒(5)
  2. 2004:  求婚宣言(0)
  3. 2000:  劣势与优势(0)

逛逛八大胡同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