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谈的是相声创作

57ba3aa7ad304c7e0ff4774c

聊点儿正事吧还是,最近集中看了一部美剧。说到这儿肯定有人质疑,这是正事吗?在多数人的概念中,相声演员不弄相声,而干别的,或者谈别的,都属于不务正业,就像姜昆办网站,就算叫中国相声网那也不行!您别急,咱先聊这美剧,然后再慢慢引申,引着引着就引到相声上了,这就能算务了正业、干了正事了。这跟很多相声演员的说辞也是一样的,不管你是演了小品、拍了电影、当了主持,还是打算开个网店或者卖点酒啥的,最后都得强调一句,我是为了更好地说相声,就跟犯了多大事儿似的,甭管别人信不信。

闲言少叙(这就不少了!),我看的这美剧叫什么呢?叫《行尸走肉》。说的是有一天这世界变了,完全成了僵尸的世界,哪儿哪儿都是僵尸,逮谁咬谁,咬上还就不撒嘴,非把你掂吧了不可。挨咬的也很争气,过不了几分钟,立马也变僵尸了,于是僵尸越来越多,人越来越少。你说这玩意受得了吗?幸亏有一个叫瑞克没有史的人民警察,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打土豪,分田地,团结群众,铲除异己,红旗卷起农奴戟,黑手高悬霸主鞭。带着一小撮群众,杀出一条血路,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。当然,最后有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谁也不知道,因为这剧还没完,已经演到第4季的上半季了,下半季据说是昨晚上回归的,但按这剧受欢迎的程度,估计这季结束也完不了,怎么着也得弄个七八季出来,想知道结局,估计连我闺女都结婚了。

这美剧的播出机制吧,也比较各路。中国人性子急,一部电视剧一天播两三集,长一点儿的有个把月也播完了,不让人惦记。美剧不介,一周一集抻着你,播个二十来集还就撂下了,再想看您等着吧。人家这叫季,一部剧弄个七八季,播个十来年跟玩儿似的。要不说美帝国主义办事就是不痛快呢!在美国当演员忒容易,只要签了一部剧,跟编剧搞好关系,别让他们把自己写死,这辈子就算拿下了!

又扯远了。

让我比较欣喜的是,《行尸走肉》在第4季中增加了很多中国元素,赫谢尔上山采草药治传染病不说,瑞克同志还充分发扬了南泥湾精神,在监狱里种上了菜,养起了猪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把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到了牙齿。一次次粉碎了僵尸的大扫荡,从而在根本上保住了幸存人民的胜利果实,打击了僵尸们入侵的野心。

别急,马上就扯到相声上了。

我要说的是什么呢?我要说的是通过这部剧我深刻地认识到,僵尸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人。僵尸没有生命,没有意识,它们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吃人。而人不一样,人有思想,这就麻烦了。由于僵尸的入侵,人与人之间产生了不信任,一小撮人与一小撮人之间也产生了不信任,一大撮人不想着灭僵尸,倒想着灭了一小撮人。人民内部有矛盾,人民外部也有矛盾。这就是人性,多残酷!

这就到相声了。

人性是怎么暴露的呢?有时是利益,有时是处境。比如在生死关头,比如到了世界末日。人有时候特别会伪装自己,整天人五人六的,伪装得连自己都信了。但是,你一旦把他逼入绝路,或让他身处险境,放心,他的人性立马就裸露出来了。不但他裸露了,连他周围的人都裸露了。其实这样的事在我们身边经常发生,在你自己的身上也可能发生,也许现在就正在发生,谁知道呢……美国人挺善于玩儿这个套路的,几年前的《迷失》就是这意思。

那么相声应该向美剧学习什么呢?(怎么样?有相声了吧?这关子转得多好!)我赶脚相声应该好好学学人家的叙述技巧、结构布局。相声在这方面有成功的例子,比如《虎口遐想》《电梯奇遇》等,也可能只有梁左这种文学家才写得出。正像梁左在《<虎口遐想>创作谈》中所说:“我把整篇作品安排在一个相对来说是荒诞的环境中,所谓‘现实生活中没有发生过的但并非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’……这样比较容易刻画人物心理,展现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并且吸引读者看下去。荒诞的环境中活动着的却是真实的人物。”——这是现在相声创作中极为缺乏的。

就聊到这儿吧。再重复一遍梁左的话:荒诞的环境中活动着的却是真实的人物。有人说不是要谈相声创作吗?怎么就说这么点儿。这也是当前相声表演的风格,15分钟的相声,5分钟垫话儿,4分钟闲篇儿,3分钟碎遛儿,2分钟要掌声,1分钟上、下台鞠躬——合着一点儿正事没说!

鼓掌吧!!

【历史上的今天我还写过】

  1. 2007:  给来我博客的各位提前拜个早年!(3)

我谈的是相声创作》有1个想法

  1. 15分钟的相声,5分钟垫话儿,4分钟闲篇儿,3分钟碎遛儿,2分钟要掌声,1分钟上、下台鞠躬——合着一点儿正事没说!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    我觉得在现如今这样的相声已经是好相声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