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见海客

  跟海客相识多年了,就是一次也没见过。   傍晚六点多钟,半农来电话,说海客来北京了,来看车展,就住在国展旁 […]

逛一趟烟袋斜街

  若不是莲瑚女士,我可能知道烟袋斜街的时日还会错后一些。莲瑚女士是因为两个叫“藕”和“莲花”的酒吧,才起了逛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