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嘿!客栈》的那些事儿

《嘿!客栈》眼看就要上线了,借此机会回顾一下幕后的一些事儿,权当预热了。各位到时候一定要看哦!爱奇艺、优酷,6月27号,不见不散!

2、老崔的发型

老崔是《嘿!客栈》中的人物。他是客栈的房东,时不时来催个债,所以起名叫老崔。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不是我老崔老催你……”这个人物你说他是主角吧,他也就出来那么四集,拢共加起来,时长也没有一个小时。要说他不重要吧,还真不是那么回事。据看过样片的吃瓜群众反映,对剧中人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个老崔。

演老崔的演员叫能能,我们认识十多年了,自打我认识他,他就叫能能。但是演完这剧他竟然改名了,改叫什么“高洪泰”了。这不没事闲的吗?这新名字多拗口啊,哪如叫能能啊?你甭管是大neng耐的neng,还是头顶长疮脚底下流neng的neng,好歹朗朗上口,一下子能让人记住。

当然了,本篇的重点不是能能的名字,而是老崔的发型。写剧本时,老崔在我心里的形象不是这个样子的。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造型时,我就知道这准是导演的主意,错不了!因为整个剧组只有导演知道我曾经留过这个发型。

所以,在此我要申诉导演有严重抄袭的嫌疑,证据就是老崔的造型绝对复刻了编剧的形象。

有图为证,我以前的形象是这样的:

大家可以对比一下,这两个人的发型是不是相似度极高?只不过,头发分边的方向不一样,一个向左分,一个向右分。这绝对是一个障眼法,妄图混淆我的视听。
听说为了老崔这发型,剧组的造型师贾大美女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,其实你要是早说,我把我那头套卖给你多好!你也省事了,我还能把成本收回来。当初为了这个造型,我一咬牙,一跺脚,剃掉了一头青丝,自费买了头套,没有胶水就用双面胶。我容易吗我?

我现在想的是,《嘿!客栈》马上就要上线了,卖头套是不可能了,如果这时候索要原始造型授权费的话,是不是有点儿晚?如果索要不成,他们会不会痛下杀手,在编剧一栏写上空缺,或者在彭豆两个字上加个黑框,这样我是不是就亏大了?

想来想去,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对: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人家抄了也就抄了,这种事多了去了,再者说了,我不是也抄的别人吗?

算了,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!

对了,补充一句,能能原名高绍伟,能能是外号,高洪泰是现名。这人以后叫什么,不好说!

《嘿!客栈》的那些事儿 1

《嘿!客栈》眼看就要上线了,借这个机会回顾一下幕后的一些事儿,权当预热了。各位到时候一定要看哦!爱奇艺、优酷,6月27号,不见不散!

李勤勤的“愤怒”

要说《嘿!客栈》中最大的腕儿,那就得属李勤勤了。这位大姐提名字您可能不熟悉,可是见着本人您一定认识,在很多名导的片子里都有出演。能够请她来客串,也是我们这部戏的荣幸。

李勤勤给人的初始印象亲切、随和,她进组时是晚上,导演和几个主演正在对戏,李勤勤进来跟大家打招呼,还开玩笑说:“导演这么年轻啊!”

谁也没想到这么随和的李勤勤,第二天竟然跟导演急眼了。

我们的导演确实很年轻,名叫胡东升。名字不错,旭日东升,朝气蓬勃;姓差了点儿,姓什么不好,非姓胡,被大家称为“胡导”。胡导拍起戏来非常认真,有时也爱较真儿,做事力求完美。

事情的起因是那天的戏确实拍到很晚。李勤勤是老演员,自然很敬业,从一大早起来化完妆就到了片场,可能以为很快就可以拍完,没想到,一熬就熬到了夜里。溧阳的一月很冷,是那种阴冷的冷,尤其是夜里,我们都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,脚边还放上小太阳。可是演员就受罪了,不能穿太厚的衣服,始终就得在那儿盯着。

大概到晚上10点多,李勤勤实在熬不住了,她到片场估计怎么也得超过10多个小时了吧。李勤勤“怒气冲冲”找到导演说:“导演,我这么大岁数了,这么拍可熬不住!我是看张主任面子来的,也没签合同。你不能这么对待一个老太太!”

当然,李勤勤是名演员,她不可能真的找导演吵架,她表达愤怒的火候拿捏得很好,能让你感受到她委屈、生气,但还不至于翻脸。

其实李勤勤最不满的并不是导演,而是我。见我头一面,一听说我是编剧,马上掐着我的胳膊说:“你怎么把我这当妈的写这么坏?我有这么坏吗?”

从她手上的力度我判断,她大概真的对我有意见。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,因为她这话说了不只一次。在拍摄她和女儿摊牌那场戏时,她又一次表达对我的不满:“这什么台词,把我写这么坏!编剧呢?”导演通过对讲机说:“编剧在厕所哭呢!”

其实有时候我也很委屈,这个角色坏吗?我不就写了一个不择手段想拆散女儿婚姻的母亲吗?坏吗?!